王立強

出自 台灣選舉維基百科 VoteTW
前往: 導覽搜尋

王立強事件或称王立强案[1]王立强共谍案[2]是2019年11月下旬,引发台海兩岸舆论关切,事涉兩岸三地及澳大利亚的跨國政治事件。声称服务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模板:Efn福建籍男子王立強于2019年4月23日持旅游簽證[3]进入澳洲后,向澳洲安全情報組織投诚”,請求澳洲政府提供政治庇護。11月23日,王立强接受澳洲多家媒体联访[4],爆光间谍身份。采访中,王立强表示他负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及解放军在香港的情报活動,曾使用偽造身份、持大韓民國護照等到台湾活动。聲稱參與策劃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綁架李波,滲透香港大專院校,以及在台湾耗费数十亿人民币,成功影響2018年中華民國选举,帮助中國國民黨勝選,更企图影响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5]

澳洲媒体在11月23日的公开报道,立即引起澳洲及台海两岸等多方關注。恰逢澳洲媒体在2019年底开始集中报道,怀疑中國大陸當局滲透澳洲議會。各方對於其身份與自述的真实性,有相當大爭議。根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认为王立强可能只是个情报圈的边缘小角色(a bit player on the fringes of the espionage community)[6]中華民國政府相关机构在事件爆光后,立即展开调查。涉事的向心、龚青夫妇被限止出境、出海。两名前台湾情报系统官員则认为王立強说辞外行,是为了获得澳洲居留身份而在媒体曝光[7][8]。國民黨駁斥王立強對其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指控,並認為王立強是詐騙犯,對其言論的散佈要更謹慎[9]

上海静安警方在11月23日发布情况通报,指他为无业人员,在2016年因诈骗罪受到刑事处罚,而再度涉嫌诈骗于2019年4月潜逃。11月27日,北京政府官方媒体釋出王在2016年因诈骗10万余元的受審影片,而自由亚洲电台评论认为视频经过大幅剪辑,画面模糊,可信度不高[10],当日,国台办新闻发言人朱凤莲指王立强为“骗子”[11],否认其中共间谍身份。

2020年1月8日,澳大利亚联邦警察称已意识到王立强受到了威胁,并且已经就此展开调查[12][13]

个人经历[編輯]

模板:Infobox person 王立强(模板:Lang-en,1993年4月18日生模板:Efn),出生于福建省南平市光泽县[14],出身于中产家庭,父亲是中共党员。他曾进入安徽财经大学学习油画。他的妻子Mia则是2012年开始在澳大利亚读书。两人有一个2017年后出生的孩子[3]

根据王立强自述,他服务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模板:Efn,而他在香港的间谍工作开始于2014年。2015年,王立强通过总参谋部港台地区情报负责人向心的妻子龚青,获得向心的信任,于是成为总参谋部在香港、台湾情报活动的核心成员模板:Efn。2019年4月23日,王立强进入澳大利亚探望妻儿。5月底,王立强接到中国大陸當局“派发”的包括两本假护照在内的一组文件,委派他干预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王立强由此决定“变节”,向澳洲安全情報組織“投诚”,寻求澳大利亚政府保护[3]

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在11月23日的情况通报[15]中则指,王立强为涉案在逃人员,及无业人士。他曾在2016年10月因诈骗罪被告福建省光泽县人民法院判处一年三个月有期徒刑,缓刑一年零六个月。王立强被指于2019年2月再度诈骗束某460余万元人民币。4月10日,王立强前往香港。4月19日,静安分局对王立强所涉诈骗案立案侦查。

香港活動[編輯]

王立强表示,香港大專院校是香港情報網主要活動範圍之一,他所屬的機構「滲透到所有大學,包括學生會及其他學生組織」。他曾負責用獎學金、旅遊津貼、校友組織及教育基金,招募大陸學生。中共會讓一些學生加入學生組織,讓他們假裝支持香港獨立;他們則取得支持獨立的社運人士資料,並公開他們個人以至家族成員的背景。[3] 另外,王又提到自己參與策劃綁架銅鑼灣書店經營者李波,以及進行針對香港異見者的網路攻擊。他表示,中共綁架李波,是因為書店售賣令中共不快的書,當中包括《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16]

另外,王亦指一家亞洲電視台高層身兼軍方要職,而受中共控制的香港媒體每年會獲5千萬人民幣資助。[17]

台灣活動[編輯]

澳洲媒體引述王立強指,一個名為龔青(中國創新投資董事會主席兼行政总裁向心之妻)的女子直接負責在台灣操縱台灣選舉的工作。早在2018年,他已在三地建立了20多萬個網路帳號來攻擊民進黨,又成立許多粉絲團來進行網路霸凌。另外,中時旺旺亦是其主要盟友。[5]

澳洲活動[編輯]

模板:See also

各方回應[編輯]

澳洲[編輯]

澳洲總理莫里森認為王立強的指稱「令人十分不安」。[18] 2019年11月24日,澳洲安全情報組織發表聲明,證實其正「嚴肅對待」王的指證,但未就案情細節置評。[19]

澳洲工黨領導人安東尼·阿爾巴尼西說王立強的變節「必須嚴正對待」。[20] 澳洲自由黨議員安德魯·哈斯提將王稱為「民主的朋友」[21]。兩人均呼籲政府批准王立強的政治庇護申請。

11月25日,調查此事的記者 Alex Joske 在《悉尼晨鋒報》發表文章,認為中國大陸官方近日的聲明存在諸多疑點,例如王立強今年曾取得中國大陸警方的無犯罪紀錄證明書以辦理澳洲旅遊簽證、且在網上搜尋不到任何關於他涉嫌犯案的資訊。文章承認王聲稱的經歷不一定完全屬實,但認為「投誠的故事就是這麼混亂」、「我們可能永遠難以瞭解完全的事實」。[22]

11月29日,《澳洲人報》和模板:Translink引述「多名情報機關高級消息人士」認為,王的指稱「非常可疑」。根據情報機關周二向莫里森政府內閣國家安全委員會提供的建議,王可能(最多)只是從事低階工作,對澳大利亞的情報工作沒有多大用處。[23][24]30日,澳洲《每日电讯报》報導此消息時更以「中国间谍的闹剧」(China Spy Farce)为标题,认为王立强使用虚假的间谍证词,换取澳洲的政治庇护和居留权。[25][26]

中国大陆[編輯]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發言人馬曉光受訪時聲稱「大陸方面從不介入台灣選舉,相關報導完全是無稽之談」,更質疑誰在這個時候炮製如此的訊息,誰才是意圖干涉台灣的選舉,用以謀取不正當的選舉利益,「相信廣大台灣同胞對此看得很清楚」[27]

模板:Wikisource

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指,媒體報導的王立強真實姓名即王立强,在2016年就涉及詐騙罪被判刑[28],2019年因虛構進口汽車投資項目再次涉嫌诈骗,案发后在逃,其持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均為偽造證件[3][15]

11月27日,一篇來自環球網的報導公佈了環球網記者從福建省南平市光澤縣人民法院獲得的一份庭審視頻,称是王立强因涉嫌詐騙罪在該法院接受審判的庭審視頻。視頻中,王立强说自己是本科在读的学生,住光泽县,稱自己“法律意識淡薄”,對於其詐騙12萬元人民幣的事實供認不諱,“希望法院從輕處理”,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14]。此視頻的真實性尚未得到獨立證實。

在11月27日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朱凤莲回答台湾记者关于王立强事件的提问时,称王立强是“骗子变间谍”,是“反华势力炮制的荒诞不经、漏洞百出的‘剧本’。民进党当局模板:Efn和诈骗犯绑在一起,大肆进行政治操作,其意图是制造所谓‘大陆介入台湾地区选举’的假象,谋取不正当的选举私利。”[11]

香港[編輯]

中國創新中國趨勢發表聲明指,兩家公司及中國創新行政總裁向心從未參與任何情報活動,王立強從不是兩家公司的員工,指有關消息內容荒謬,純屬虛構。[29]

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失蹤事件的當事人之一林榮基在接受《蘋果日報》的訪問中表示,他遭扣押期間接觸過執行及策劃的中央專案組高層人員,但未見過王立強。王所說的銅鑼灣書店行動沒有提及細節,「應該是聽來的!」,並且王提及書店計劃出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與女人的書籍,與他了解的事實也有所落差。[30]

南华早报》也援引《香港金融时报》的评论,指出王立強的许多情报根本不能自圆其说,采访的内容听起来更像是其从各种新闻听来的小道消息拼凑到一起的新闻剪辑,缺少可以佐证的内容。[31]

台湾[編輯]

根據香港媒體立場新聞的報導,王立强指认,在2018年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中,高雄市长竞选者、國民黨籍候選人韓國瑜曾收取中共两千万元人民币的政治献金,从而赢得当年选举。韓國瑜回應,「不要說兩千萬人民幣,我有拿一塊錢,共產黨的錢,我辭掉高雄市長」,「今年總統大選,我有拿共產黨一塊錢參選中華民國總統,一塊錢就好,我立刻退出總統大選。」[32]

11月24日,澳洲九号电视网新聞調查節目《60分鐘》播出王立強专访,[33]台灣綠黨據此認為「王立強」僅為該員化名,中國大陸當局發佈的官方聲明和案底文件均屬造假,[34]但該訪談並未提及「王立強」是化名,而僅說假護照上的「王強」並非他的本名。11月29日,經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向相關記者查證確認後,證實「王立強」並非化名。[35][36]

王立強在24日曝光向心及龚青後,中華民國法務部調查局下属的桃园市调查处于24日晚[2]桃园国际机场,以行政调查名义[37]拦阻正要出境的向心及龚青[38],要求二人配合调查。25日凌晨,桃园市调查处送达传唤通知书,将二人带回调查[2]。在调查局国家安全维护处、桃园市调查处完成对二人的讯问后,移送台北地检署复讯,案件移交台北地检署侦办[2]。由此,进入刑事侦查的司法阶段。在25日凌晨,台北地检署完成对向心、龚青的讯问,二人离开台北地检署第五办公室。检察官下令限止二人出境、出海,但可自由活动。相关报道指,二人在讯问中称不认识王立强,否认与事件相关[37]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在事件爆光之后回應說,中國介入台灣選舉的意圖「非常明顯」[32]。據壹週刊報導,11月25日,她指示中華民國國家安全局「立即展開行動」,聯合多個中華民國權責機關調查此事,並派員前往澳洲與當地情報官員接觸[1]。12月4日,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透過記者會表示蔡總統及總統府從未發表任何有關國安局派員前往澳洲等談話,有關日前有媒體在未查證下指稱國安局派員前往澳洲調查之相關報導,也未得到相關單位證實[39]

中華民國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前副局長翁衍慶在接受訪問時舉出十點不合理處,表示從王立強接受訪問的內容可以輕易辨別,他根本不是中共諜報人員,而是為了爭取在澳洲居留,因此宣稱自己是政治犯,藉此爭取不被遣返。從訪談中暴露他連謊話都很外行,對中共情報體系以及國際間諜報行規的瞭解非常薄弱,對台灣的資訊大概都是在海外看台灣衛星電視得知的[7][8]

台湾一名资深军事记者吴明杰在台湾的谈话性节目时认为,王立强因为属于外围情报组织,没有办法接触到核心内容,才选择用这种方式曝光[40]

台湾方面透过五眼联盟情报交换网了解王立强报告的英文版,而澳洲方面也在向台湾方面查证王立强报告的真实性。[41]

國民黨義務副秘書長蔡正元透過自身途徑,聯係到王立強過去就讀的安徽财经大学的校友和老師,聲稱王在2015年在畢業前夕欺詐學生的家長,其後在2019年2月王在上海騙了人民幣460萬元,僞造夫妻的假證件於2019年4月逃到香港[42]

相关观点[編輯]

质疑王立强身份真实性[編輯]

媒体对于王立強是否真如其本人自称的负责对港对台的渗透工作,看法较为不一,也认为其疑点颇多。《南華早報》記者鮑爾(John Power)發現王立強所提供的偽造大韓民國護照上,其姓名諺文拼寫「조경미」音似「曹京美」,與英文轉寫「Wang Gang」的發音及字數皆不符,且該韓文姓名一般為女性人名[43]

前中華民國军情局副局长翁衍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以自己三十年负责情报机构运作的经验,认为王立強是因为无法说服澳洲情报部门发放政治庇护,转而诉诸媒体以求留在澳洲[44]。他提出了一些主要的疑点,包括:

  1. 王立強自称隶属总参谋部,而总参早在2016年1月就已经被拆分为联合参谋部等部门;
  2. 王立強说曾为國防科工委工作,但國防科工委根本不是情报机构;
  3. 以二十出头的年纪,最多上尉的军衔,根本无能力担任主导对港对台的工作;
  4. 情报员外派工作,为了保密任务单一。而王立強既负责香港,还兼顾渗透台湾,还在澳洲执行任务,违反全世界情报界最基本的工作原则;
  5. 情报人员外派只可能携带一本护照,不然被查获岂不证据确凿;
  6. 外派人员都应该有最基本的外语能力,王立強既不会粤语也不会英语,显然不具备一个外派间谍最基本的技能;
  7. 间谍外派期间,家人留在国内是最基本的情报界常识,而王立強的妻小居然可以在澳洲停留数月;
  8. 王立強在接受澳洲媒体采访时的说辞并无新意,基本都是过往媒体揣测的内容,根本就是在转述新闻的内容。

曾任中華民國军情处副处长的陳虎門对媒体表示,以王立強谈话的资历和内容来看,根本在自抬身价。王立强自称在24岁时就参与铜锣湾书店的案件,工作地点遍布台灣,香港和澳大利亚,这在情报界乃是大忌[45]

察网评论员王升在其文章中表示,王立强提供的香港身份证号码“Z780239”的起首字母为“Z”,与香港身份证起首字母规则不符。“Z”代表1980年1月1日至1988年12月31日于香港登记出生的人士,另有少部分1979年11月及12月在港出生的婴儿也获得此身份证;王立强1993年出生于福建,明显不符合该条件[46]

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分析師馬蒂斯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王立強並非中共間諜,也未自稱是共諜,而是自稱「一位前中共軍事情報官員助理」[47]

认为质疑不可靠[編輯]

中国大陸警方认为王立强是诈骗犯,并发布诈骗庭审录像。该录像受到某些媒体质疑。中央社认为,录像中王立强的正面特写画面模糊,虽然样貌有几分相像,但真实性仍待辨认。[48] 自由亚洲电台有评论认为,中国大陸警方的视频明显经过大幅度剪辑,且图像模糊,声音不清楚,可信度不高[10]

事件後續[編輯]

2020年1月8日,澳洲《世紀報》報導王立強受到蔡正元與大陸商人孫天群威脅其翻供,指稱一切由台灣民進黨策畫並提供金錢援助。對此孫天群則公布接受訪談《世紀報》研究員的錄音檔;蔡正元則表示有用直播勸王立強說出真相。兩人分別称自己沒有威逼王立強,並稱指使王立強的人是民進黨前秘書長邱義仁[49]對此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莊瑞雄招開記者會反駁,轉述邱的話「這輩子沒有去過澳洲」。[50]中華民國法務部證實澳洲方面求證蔡正元身分。[51]同日,根据澳大利亚《世纪报[12]和台湾中央社[52]报道,澳大利亚联邦警察确认王立强受到威胁(aware of threats made against a man currently residing in Australia),并展开了调查。

參見[編輯]

备注[編輯]

模板:Notelist

資料來源[編輯]


模板:台湾海峡两岸主题

模板:香港逃犯條例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