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

出自 台灣選舉維基百科 VoteTW
前往: 導覽搜尋

模板:GA模板:NoteTA 模板:About 模板:Infobox Political Party

時代力量簡稱時力時力黨新力黨,是中華民國臺灣)主要政黨之一。當前時代力量是立法院第三大政黨,也被視為是第三勢力。時代力量的政治取向為「中間偏左」,目標是在立法院扮演關鍵的改革角色,提出「進步價值」、「公開透明」、「臺灣國家地位正常化」等主張,同時持續推動臺灣獨立運動。時代力量和民主進步黨的政治主張相差不多,但前者希望扮演防止民主進步黨腐化的監督角色,並在最終能取代中國國民黨的地位。

2015年1月25日,林峯正等人舉行時代力量創黨成立大會,由林昶佐擔任建黨工程隊總隊長。9月13日,時代力量正式宣布成立,黃國昌出任第一任執行黨主席。在2016年立法委員選舉中,時代力量獲得5個席次,組成立法院黨團會議。在2018年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中,時代力量在臺灣各地總共提名40名直轄市及縣市議員候選人,並有16人當選。2019年,時代力量改選決策委員會,由邱顯智當選新任黨主席。

歷史發展[編輯]

籌備建立[編輯]

時代力量的成立受到2014年太陽花學運的影響。

2013年下半年,黃國昌和朋友開始討論成立政黨的可能性,目標是讓中國國民黨2016年立法委員選舉未能過半,並希望為年輕世代提供參政平臺[1]。反對簽署《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社會運動人士組成聯盟政團「公民組合[2]。2014年3月,太陽花學運爆發[3],對後續的政治局勢與社會氛圍產生重大影響[4]。在運動結束後,主要參與人士認為應進入政治體制來實踐主張[2]。同年7月,在籌備1年多後,公民組合完成立案登記[5]

作為第三勢力的組織[6],公民組合的目標是投入2016年立法委員選舉[7]。由於內部成員在組織形式部分出現理念的分歧[2],同樣屬於公民組合成員的林峯正范雲,決定各自組成政黨參政[8][9][10]。2015年1月25日,由林峯正等人發起的時代力量,率先舉行創黨成立大會[5][8],宣布成立「建黨工程隊」和啟動「10萬人建黨工程」[11][12],公布政黨網站、基本主張及10項基本政策[13][14]。范雲等人則另外組成社會民主黨[2]

隨後,林昶佐擔任建黨工程隊總隊長,號召支持群眾以網際網路投票的方式[15],推薦政黨幹部與不分區立法委員提名人的名單[13][12]。在籌備成立的過程中,時代力量還曾經邀請到林義雄李遠哲等人助講[10]。同年7月2日,林昶佐向時代力量決策小組請辭總隊長,由黃國昌代理總隊長職務[16]。9月13日,由學者、社會運動人士組成的社運型政黨時代力量正式宣布成立[17],並以「超越藍綠」自許[2]

國會議政[編輯]

2016年,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徐永明呼籲就佔領行政院事件展開調查。

2015年9月13日,透過網際網路直接選舉,時代力量黨員選出第一屆黨主席團,成員有黃國昌、徐永明黃秀禎、林峯正、林昶佐、林世煜馮光遠等人,由黃國昌出任第一任執行黨主席[10][18]。在隔年1月16日的立法委員選舉中,透過與最大在野黨民主進步黨的合作,首次參選的時代力量取得5個席次,包括3席區域立法委員與2席不分區立法委員[19],取代臺灣團結聯盟成為立法院第三大黨[3][10][20],實現進入立法機構參政議政的目標[17]

1月31日,時代力量舉行立法院黨團會議,選出黨團幹部,決議黨團總召集人徐永明、副召集人高潞·以用·巴魕剌、幹事長林昶佐、書記長洪慈庸[21]。3月25日,時代力量召開第二屆主席團首次會議,討論新任執行黨主席人選,最終宣布由黃國昌連任[22]。為了提前佈局2018年直轄市及縣市議員選舉,時代力量在數個區域規劃建立地方黨部與辦公室[23][24]。4月9日,時代力量在新竹市成立第一個地方黨部[25]。5月19日,林峯正被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吳釗燮延攬,擔任諮詢委員的職務[26]

時代力量和民主進步黨的政黨政治主張相差不多[27],前者積極在立法院推動選前承諾的各項法案[17]。在立法程序中,時代力量則出現激進派和溫和派的衝突[28]。2017年12月,黃國昌罷免案對於時代力量造成一定的影響[20]。隨著《勞動基準法》的修法,時代力量與民主進步黨開始以強硬話語相向[27]。同時,時代力量內部出現路線的爭議,特別是對於民主進步黨和柯文哲的立場,是要採取合作或保持距離的問題上[28]

投入地方[編輯]

2017年,行政院院長賴清德拜會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

2018年初,為了抗議《勞動基準法》修改,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佔領議場,並前往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禁食靜坐抗議[29],最終遭警方驅離[30]。時代力量還和勞工團體共同發起「廢除勞基惡法公投」、「討回七天假公投」連署[31]。同年11月24日的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中,時代力量在臺灣各地總共提名40名年輕的縣市議員候選人,在臺北市桃竹苗與南部縣市順利當選16席[32][33][34][35],並有高達10位當選人為女性[36]

時代力量提名的議員多為「政治素人」,由中央黨部代為繳納12萬元至20萬元不等的保證金[37]。在這次直轄市及縣市議員選舉中,時代力量積極布局,透過競選概念影片、網路節目、競選主網站,「重塑」強勢的政黨刻板形象[38]。時代力量在臺北市和新竹市各別取得3席,達到組成議會黨團的門檻[32]。但在該次選舉中,除了民主進步黨於執政縣市失利外,時代力量的議員選情不如預期[36]。2019年1月13日,時代力量首度舉行黨員大會,討論黨章、黨代表修訂[39],進行黨組織的改造[40]

在黨職選舉前夕,創黨初期便擔任黨主席的黃國昌宣布卸下黨主席等職務[41][42][43],表態不再參選決策委員會[44][45][46]。2月2日,時代力量公布決策委員會的開票結果,得票率最高的邱顯智成為新任黨主席呼聲最高的人選[43][47][48][49]。2月5日,時代力量決策委員宣布一致同意由邱顯智擔任新任黨主席[50][51]。在上任後,邱顯智與柯文哲劃清界線,強調以街頭政黨的堅持號召支持者的信心[28]

組成架構[編輯]

決策機構[編輯]

現任時代力量黨主席邱顯智

時代力量的運作屬於民主政黨[45]。最初時代力量採取集體領導的決策制度,建立扁平化的政黨組織[52]。由黨員選出7位成員組成主席團,主席團在定期會議上互相推舉執行黨主席[18],該制度共運作兩屆[52]。同時黨員及「時代之友」透過網際網路選舉,選出8個常設委員會委員[53]。主席團成員及常設委員會主席組成「最高決策小組」[54],開會決定黨務規劃或路線,中央黨部與黨團、地方黨部亦密切合作[22]。但後來中央黨部僅剩最高權力機構決策委員會、主席團、及直屬主席團的祕書處持續運作[3]

2019年1月,為了符合《政黨法》的法人化規定,時代力量完成修正章程及組織等事項[55][56],廢除原本的主席團、政策委員會制度[52],並新增黨代表制[40]。現行時代力量的領導核心是由黨員透過網際網路選舉,直接線上投票選出15位任期2年的「決策委員」[45][57],並由中央黨部設立監選團監督[58]。這批決策委員會組成綜理政黨事務的「決策委員會」,由決策委員會共同推選出一位黨主席[40][45][57][59]

決策委員會下面設有秘書處、紀律委員會、仲裁委員會、任務小組等部門[40]。不過有關決策委員會應保障臺灣原住民族、性別名額的提案曾獲得討論,最終並未通過[40]。時代力量還設立由當然黨代表與黨員直接黨代表組成的黨員代表大會[40]。當然黨代表包括任職中華民國總統中華民國副總統、立法委員、直轄市及縣市首長、直轄市及縣市議員、決策委員會的成員[40]。現任時代力量黨主席為邱顯智[60]

基層組織[編輯]

2015年,林昶佐臺北市街頭掃街拜票。

時代力量積極在臺北市、新北市[61][62]桃園市[63][64]、新竹市、臺中市[65][66]臺南市[67][68][69][70]高雄市[71][72]宜蘭縣[73]花蓮縣等地區拓展,成立地方黨部[74],希望透過地方黨部經營組織基層、培養人才[23][75]。地方黨部還負責主要提名人的審核、調查與討論,並把名單彙整至提名小組[76]。在議題操作上,時代力量的大方向是主攻市政、議會失能,並在各選舉區、地方上連接在地議題[75],例如由宜蘭縣、基隆市、新北市議員參選人討論深澳發電廠的環境影響評估[38]

在2018年地方公職選舉中,時代力量公布《縣市議員候選人共同公約》[77],希望個人政見主張不違背其從政精神[76]。時代力量以「全國性政策」拉抬聲勢[37],透過該次選舉發展組織[76]。其目標是在6個直轄市與新竹市等地議會成立自己的黨團[77][76][78][79],將立法院的問政風格深入地方議會[80],改變腐敗的舊政治文化[75]。時代力量主要以Facebook社群媒體網站宣傳,並精準設定「受眾」來獲得最大效益[38],其鮮明設計的文宣亦備受注目[81]。為了強化辨識度,時代力量還外聘視覺導演、影像團隊,合作處理視覺表現[38]

作為提倡透明、開放、參與式的政黨,時代力量邀請所有認同理念的民眾加入[8]。候選人在正式接受時代力量提名前,必須具備有效黨員身分,且無多重國籍永久居留權[76]。最初時代力量的黨章規定黨員年齡為15歲以上,但因為《政黨法》的規定,修改成需要年滿16歲以上[40]。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具備完整資格的黨員總數有2,238人[82]。時代力量的的成員大多是長期參與婦女、環保、司法改革、人權等領域的社會運動,並深度參與太陽花學運[2]

財務狀況[編輯]

時代力量的黨產除了是支持民眾捐贈外[15],亦會透過出售T恤、毛帽等小物募款[83][84],黨員每年則需繳交新臺幣600元的黨費[82]。2018年,中華民國內政部公布2017年度政黨財產及財務狀況申報情形,時代力量總資產為25,783,980元,比2016年度增加574萬元,流動資產增加315萬元[85]。時代力量的2017年度收入為5,052萬元,比2016年度增加421萬元[85]。在5個領取政黨補助款的政黨中,僅有時代力量是因政治獻金增加而增加收入,該年度的政治獻金收入增加491萬元[85][86]

政治立場[編輯]

時代力量希望建立第二個臺灣的新世代本土政黨[87],當中堅持「臺灣本土立場[88]、「以臺灣為主」的基本宗旨[27]。時代力量認為每個人都應享有「追求夢想、保護幸福的平等地位」[14],取向為「中間偏左[89]。時代力量還是一個推動臺灣獨立運動的政黨,主張「臺灣國家地位正常化[13][90]。對於與民主進步黨的關係,時代力量最初期望能夠形成兩個本土政黨相互競爭,並且拒絕成為民主進步黨的「橡皮圖章[91]

為了堅持其所自詡的「進步價值」[40],時代力量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92]龍門核能發電廠停建[93]。時代力量亦認為「公開透明」相當重要[92],支持課程綱要的制定程序應完全公開透明[93]。在社會的期待下,時代力量還強調要貫徹「人民作主」的新政治[17],並提出實現「人民的立法院」的理念[34]。時代力量曾揭露民主進步黨與中國國民黨總共提名百位涉及貪污、賄選等事項的直轄市及縣市議員候選人[94],以及主張在發生酒後駕駛情事後,要求當事人退選和下臺辭職[95]

時代力量還廣泛地涉足、並試圖主導各類社會正義與民生議題,藉此擴大擴大其政治基礎[20],這包括推動《促進轉型正義條例[17]。同時,時代力量推動《公民投票法》與《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修法[17],支持下修罷免制度門檻與公民投票的門檻[93]。對於宗教團體的基本規範,時代力量主張在為宗教財團法人制定特別法前,應該納入適用《財團法人法》[96]。此外,時代力量還支持司法改革,並且推動人民參與審判[93]

海峽兩岸關係議題的表現上,外界認為時代力量與執政的民主進步黨相比,更加偏向主張臺灣獨立的立場[20][17][27]。時代力量曾向民主進步黨施壓,要求釐清國家定位與海峽兩岸關係問題[20]。時代力量將其核心目標設定為憲法修正與追求國家地位正常化[20],主張人民能夠全面參與制定憲法[13]。與此同時,時代力量還提出《公民投票法》修法,要求把憲法修正、疆域變更納入公民投票的適用範圍[97]。不過時代力量反對以統一或獨立的標籤,限制民主交流的可能性和機會[90]

選民基礎[編輯]

2015年,時代力量在凱達格蘭大道遊行,抗議兩岸領導人會面

時代力量起源於社會運動,特別是承繼太陽花學運積蓄的政治能量[20][27],在創黨之初仍持續參與街頭抗議[17]。在2016年立法委員選舉中,時代力量的選戰策略是徵召政治知名度高的人士參選立法委員[20][87]。該次選舉反映臺灣社會部分民意對於傳統政治格局的不滿[10]。根據輿論調查,時代力量組成和發展的支持力量主要是臺灣年輕族群[10][27][37]。時代力量的支持者以20歲至29歲與30歲至39歲的年輕高學歷族群居多,其中在教育程度是大專院校以上的人們中,獲得約30%的支持度,是各個政黨中比例最高者[10]

不過時代力量有相當一大部分的外部支持者,是和民主進步黨或柯文哲的支持者重疊[27][36]。時代力量和民主進步黨都被認為是「泛綠」屬性的政黨,分別被外界賦予「小綠」和「大綠」的稱號[27][28]。時代力量還曾被指稱是「急獨」、「純台獨」、「偽台獨」、「華獨」等[87]。在2016年立法委員選舉時,在民主進步黨的同意下,這些泛綠支持者支持時代力量,這導致時代力量可能成為民主進步黨之下的小黨[27]。對於和民主進步黨之間的關係,時代力量內部亦有許多不同意見[98]

經過輿論調查及網際網路調查,時代力量發現青年對於「勞動環境改善」相當有感[37]。不過對於立法委員黃國昌、徐永明強力監督的形象,許多泛綠選民則相當不滿[38]。儘管時代力量希望成為青年參政的平臺[99],試圖依靠政見與理念吸引其他政治光譜區塊的選民(包括盡量爭取深藍選民)[100],但面臨到一定困難[20]。同時,時代力量自身的基本盤無法選出更多立法委員、直轄市及縣市議員席次[36]。其明星光環亦逐漸失效[41],個別工作者的形象更被轉化成「全黨」[38]

黨際互動[編輯]

時代力量內部對於柯文哲的立場存在路線分歧。

在創黨之初,時代力量被視為是第三勢力政黨[101],而未獲得民主進步黨的青睞[17]。時代力量能在2016年總統選舉與立法委員選舉中崛起,和當時民主進步黨的政治考慮有很大的關係[27]。雖然當時民主進步黨的形勢上漲,仍有數個選舉區可能無法與中國國民黨抗衡[27],決定結合對馬英九政府執政不利、政策不滿的改革力量[102]。在競選過程中,民主進步黨和時代力量針對選舉區進行協調[87]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等人亦提供協助,替時代力量的選舉輔選站臺[20][17][27]

最初時代力量希望與民主進步黨合作,在立法院達到席次過半的目標[102]。其目標除了是在立法院扮演關鍵的改革角色,亦擔任防止民主進步黨腐化的監督角色[102]。隨著時間的過去,時代力量與民主進步黨之間的分歧逐漸出現[27],產生和民主進步黨對抗與否的路線衝突[98]。在「一例一休」議題上,時代力量便反對民主進步黨的做法[103]。對於民主進步黨總召集人柯建銘下令封殺簽署提案,時代力量因而尋求中國國民黨參與法案連署[103]

在時代力量組黨時,臺灣的輿論和社會氣氛普遍不滿當時執政的中國國民黨馬英九政府[27]。時代力量的目標是讓中國國民黨在立法院的席次「不過半」[87],最終由其取代中國國民黨[104],使得臺灣存在兩個本土政黨[105]。同時,時代力量曾批評親民黨的表決立場與中國國民黨幾乎相同[102]。對於柯文哲的立場,時代力量內部在經詳細討論後,仍有路線與意見上的分歧[106][107][108]。例如在2018年直轄市及縣市議員選舉中,時代力量新竹市黨部不願讓柯文哲站臺[109][110],臺北市黨部則透過友好路線獲得支持選票[35]

選舉歷史[編輯]

模板:Main

國會選舉[編輯]

選舉 議席 區域得票 得票率 政黨得票 得票率 變化 黨主席 類別
2016年 模板:Infobox political party/seats 351,244票 2.94% 744,315票 6.11% 模板:Increase 5個席次 黃國昌 第三勢力

地方選舉[編輯]

選舉 直轄市長 縣、市長 地方議員 鄉鎮市區長 鄉鎮市區民代表 村里長 黨主席
2018年 模板:Infobox political party/seats 模板:Infobox political party/seats 模板:Infobox political party/seats 模板:Composition bar 模板:Composition bar 模板:Composition bar 黃國昌

參考資料[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模板:Commons category

模板:時代力量成員 模板:台灣政黨 模板:台灣海峽兩岸主題 模板:太陽花學運 模板:台灣社會運動 模板:台灣社會運動

模板:Portal bar

  1. 模板:Cite web
  2. 2.0 2.1 2.2 2.3 2.4 2.5 模板:Cite web
  3. 3.0 3.1 3.2 模板:Cite web
  4. 模板:Cite web
  5. 5.0 5.1 模板:Cite web
  6. 模板:Cite web
  7. 模板:Cite web
  8. 8.0 8.1 8.2 模板:Cite web
  9. 模板:Cite web
  10.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模板:Cite web
  11. 模板:Cite web
  12. 12.0 12.1 模板:Cite web
  13. 13.0 13.1 13.2 13.3 模板:Cite web
  14. 14.0 14.1 模板:Cite web
  15. 15.0 15.1 模板:Cite web
  16. 模板:Cite web
  17.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模板:Cite web
  18. 18.0 18.1 模板:Cite web
  19. 模板:Cite web
  20.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模板:Cite web
  21. 模板:Cite web
  22. 22.0 22.1 模板:Cite web
  23. 23.0 23.1 模板:Cite web
  24. 模板:Cite web
  25. 模板:Cite web
  26. 模板:Cite web
  27. 27.00 27.01 27.02 27.03 27.04 27.05 27.06 27.07 27.08 27.09 27.10 27.11 27.12 27.13 模板:Cite web
  28. 28.0 28.1 28.2 28.3 模板:Cite web
  29. 模板:Cite web
  30. 模板:Cite web
  31. 模板:Cite web
  32. 32.0 32.1 模板:Cite web
  33. 模板:Cite web
  34. 34.0 34.1 模板:Cite web
  35. 35.0 35.1 模板:Cite web
  36. 36.0 36.1 36.2 36.3 模板:Cite web
  37. 37.0 37.1 37.2 37.3 模板:Cite web
  38. 38.0 38.1 38.2 38.3 38.4 38.5 模板:Cite web
  39. 模板:Cite web
  40.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模板:Cite web
  41. 41.0 41.1 模板:Cite web
  42. 模板:Cite web
  43. 43.0 43.1 模板:Cite web
  44. 模板:Cite web
  45. 45.0 45.1 45.2 45.3 模板:Cite web
  46. 模板:Cite web
  47. 模板:Cite web
  48. 模板:Cite web
  49. 模板:Cite web
  50. 模板:Cite web
  51. 模板:Cite web
  52. 52.0 52.1 52.2 模板:Cite web
  53. 模板:Cite web
  54. 模板:Cite web
  55. 模板:Cite web
  56. 模板:Cite web
  57. 57.0 57.1 模板:Cite web
  58. 模板:Cite web
  59. 模板:Cite web
  60. 模板:Cite web
  61. 模板:Cite web
  62. 模板:Cite web
  63. 模板:Cite web
  64. 模板:Cite web
  65. 模板:Cite web
  66. 模板:Cite web
  67. 模板:Cite web
  68. 模板:Cite web
  69. 模板:Cite web
  70. 模板:Cite web
  71. 模板:Cite web
  72. 模板:Cite web
  73. 模板:Cite web
  74. 模板:Cite web
  75. 75.0 75.1 75.2 模板:Cite web
  76. 76.0 76.1 76.2 76.3 76.4 模板:Cite web
  77. 77.0 77.1 模板:Cite web
  78. 模板:Cite web
  79. 模板:Cite web
  80. 模板:Cite web
  81. 模板:Cite web
  82. 82.0 82.1 模板:Cite web
  83. 模板:Cite web
  84. 模板:Cite web
  85. 85.0 85.1 85.2 模板:Cite web
  86. 模板:Cite web
  87. 87.0 87.1 87.2 87.3 87.4 模板:Cite web
  88. 模板:Cite web
  89. 模板:Cite web
  90. 90.0 90.1 模板:Cite web
  91. 模板:Cite web
  92. 92.0 92.1 模板:Cite web
  93. 93.0 93.1 93.2 93.3 模板:Cite web
  94. 模板:Cite web
  95. 模板:Cite web
  96. 模板:Cite web
  97. 模板:Cite web
  98. 98.0 98.1 模板:Cite web
  99. 模板:Cite web
  100. 模板:Cite web
  101. 模板:Cite web
  102. 102.0 102.1 102.2 102.3 模板:Cite web
  103. 103.0 103.1 模板:Cite web
  104. 模板:Cite web
  105. 模板:Cite web
  106. 模板:Cite web
  107. 模板:Cite web
  108. 模板:Cite web
  109. 模板:Cite web
  110. 模板:Cite 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