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佩芬」修訂間的差異

出自 台灣選舉維基百科 VoteTW
前往: 導覽搜尋
(已建立頁面,內容為 "郑佩芬,台湾老牌“名嘴”、资深媒体人。虽然级别“超重量”,但郑佩芬却一点架子也没有。蒋经国时代从美国学成归来的…")
(無差異)

於 2019年10月9日 (三) 14:15 的修訂

郑佩芬,台湾老牌“名嘴”、资深媒体人。虽然级别“超重量”,但郑佩芬却一点架子也没有。蒋经国时代从美国学成归来的她,就是台湾妇女界的精英代表,而她与蒋家的亲密关系,更让她成为诸多台湾政坛要事的直接参与者,就连从不服输的李敖,对她也是尊敬有加…… 中文名郑佩芬国 籍中国民 族汉出生地台北职 业资深媒体人信 仰基督教曾 任中央日报副总经理 目录 1 个人简介 2 人物经历 ▪ “资深姐” ▪ “淡定姐” ▪ “霸气姐” 个人简介编辑 郑佩芬,女,曾任“中央日报”副总经理,现任台湾女童军总会国际委员、21世纪基金会董事会董事   东南网-海峡导报3月3日讯(记者 张燕娟 杨思萍)她的第一次采访对象是蒋经国,再来又遇到李登辉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至于马英九嘛,当时还只是她和马鹤龄一起参加座谈会时,他嘴里那个调皮捣蛋的小鬼头……   在台湾“名嘴”圈,人人都称她为“姐”,不仅因为她年长,更因为她资深:蒋经国时代从美国学成归来的她,就是台湾妇女界的精英代表,而她与蒋家的亲密关系,更让她成为诸多台湾政坛要事的直接参与者,就连从不服输的李敖,对她也是尊敬有加…… 人物经历编辑 “资深姐” 听着马英九小时糗事看他长大   导报记者(以下简称记):佩芬姐,每次看您节目,您总可以说出许多政要的内幕、生活细节,是不是您长期都和他们保持良好的互动?   郑佩芬(以下简称郑):也不是刻意保持,因为我本来就是那个“圈圈”里成长起来的,一直都和他们直接接触,长期下来自然很了解相关细节。   记:这些都必须长年累月地深入了解吧?   郑:没错!当初,我从美国学成回来的时候,蒋经国刚接任“行政院长”,而我常作为一个国民党所打造的妇女“样板”受邀参加各类重要活动,所以慢慢地和政要们都熟悉了。后来,辜振甫夫人又带着我到世界各地开会。这样,要了解内幕自然就容易了。所以,你听到我讲的东西,一定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情。   记:您的经验确实非常资深。   郑:我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偶然的场合,有人故意向我炫耀他的照片,我就“回炫”了一下:小时候,我跟爸爸去参加孙科接任“考试院院长”就职典礼的照片;我第一次采访是蒋经国扶着宋美龄出来;然后是李登辉就任 “总统”;然后才是连战……就连马英九,以前我都常常是和他父亲马鹤龄一起参加座谈会,听着马英九小时候的各类糗事……包括后来去美国采访,许多亲身阅历对我的评论真的帮助很大。 “淡定姐” 辜振甫的夫人是我忠实观众   记:但您的言辞一向很犀利,会不会因为做节目而与话题的当事人闹不愉快?   郑:从来没有。因为我讲话蛮有分寸的,该讲的我肯定会讲,不能讲的当然不会讲。我所做的评论,一定都是能具体讲出人、事、物的,所以即便被我骂,也不好反驳。   记:那么也就是说,您自己心中有一把标尺?   郑:其实很多台湾高层,尤其官太太们,都会很认真地听我讲的东西,然后很友善地与我沟通。所以,一般我做评论都会很注意掌握分寸的。比如这一次“大选”,我也时常在电视上批评马英九,然后辜振甫的夫人、辜妈妈就会和我说,批评归批评,基本的立场是不能改变的!   记:哦,辜妈妈也会看您的评论?   郑:对啊!台湾很多政要可能他们自己本身不会看我讲什么,可是“官太太们”都很留心我的评论。比如辜妈妈,她就是我最忠实的观众,她总说每次我上节目,她都会从头看到尾。还有一次,在吃饭的场合,我遇到马英九的母亲,她就和我打招呼说,“天天在电视上看到你”!而我则说,“对啊,我天天在电视上骂你宝贝儿子啊!”她听我这么回嘴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哈哈哈……(大笑!)   记:那有没有因为对方很“难搞”,而少讲或者干脆不去触碰的经历呢?   郑:基本没有。唯一的一次,是我骂钱复“一门心思,就想做官”。因为他是蒋介石当政时期重要的发言人、也是蒋经国时代“外交”领域王牌,可在阿扁“执政”时,他却又先后担任了很多职务,所以我就那么说。后来几次在妇联会活动时,钱复太太就专门向我解释,他先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当我了解内幕后,钱夫人请求我,“那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骂他了”!我就只能大笑说,“那就不骂了”!   记:除了您以外,台湾“名嘴”好像经常被告。   郑:其实,很多“名嘴”讲的东西,是听说的、看资料得来的、没有真凭实据的。而且,很多事情你必须向当事人或者相关人士求证,这需要长年积累的人脉、资源,否则讲的东西自然容易有偏差,吃上官司也很正常。 “霸气姐” 李敖与我欢乐“针锋相对”   记:好像李敖大师在您面前,都要很客气?   郑:所有人基本上都叫我“佩芬姐”,只有李敖叫我“小妹”,而且他还臭屁地说,只有他有资格这样叫。其实我和李敖关系也不是特别近,只有几次在电视上的针锋相对。我对他说,你肯定讲不过我,因为我知道的比你多,经历也比你多!   记:依照李敖的个性,他能接受你知道比他多啊? 郑:那也没办法。我直接跟他说,他知道的很多都是资料,而我是第一手的经历,甚至很多我自己都参与其中。所以,李敖一直都对我很友善。有一次,李敖告诉我一个内幕:李敖、陈文茜、李永萍等朋友有次聚会,有一个抽奖环节,李永萍抽中了蒋宋美龄签过名的书,可陈文茜想要,李永萍是晚辈,只能把这本书给了陈。李敖就对我说:“可以想见,他们肯定很羡慕你跟蒋家的关系!”李敖要想知道蒋家真的想法,或者国民党高层的内心,可能真的只有来问我才能清楚了解。所以,这一次选举,我几次和他在电视上公开针锋相对,他还是很欢乐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