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恆珠

出自 台灣選舉維基百科 VoteTW
(重新導向自 洪恒珠)
前往: 導覽搜尋
洪恆珠.jpg

洪恒珠,女,無黨籍。 丈夫蘇嘉全為民進黨籍現任立法院院長。


洪恒珠出生於屏東的恒春,家裡排行老么,上面還有4個姐姐,2個哥哥。年幼時,由於父親經商不順長期不在家,所以基本上家裡的大小事務全是由洪恒珠的母親一手扛下的,母親的辛苦,兄弟姊妹都看在眼裡,日子雖然不好過,可是家人們也都互相體諒扶持;洪恒珠和他的四姐關係特別好,四姐回憶起當時「那時因為生活太辛苦了,真的養不起那麼多的孩子。所以,阿母打算把阿珠送給別人。阿母把恒珠抱去送人的那晚上,四姐一路哭一路哭,求著阿母不要把恒珠送人。那一晚,恒珠的四姐似乎把這一輩子的眼淚都流乾了,最後感動了阿母還有哥哥姐姐們,最後大家又一起把恒珠給抱回家。」


一個女人拉拔著一群小孩,真的很辛苦。母親的堅毅,感染了大家,恒珠的哥哥姐姐每個都很懂事獨立,也都很優秀,四個姐姐都考上師範學院當老師,為的就是能減少家裡的負擔。然而,經濟的重擔還是依舊沉重無比,小時候,恒珠的印象就是母親一直在工作,然後一直在搬家,她的年紀最小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跟著阿母搬家一次又一次的,從恒春搬到屏東市裡,又搬去鳳山,又搬去高雄,在她的印象中,從沒有一個「安穩的家」;對恒珠來說,這些回憶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記,她暗自的下定決心,有一天一定建立一個屬於自己「平凡安定的家」。


恒珠的樂觀、合群與才華的這些優點,從小就展現出來,求學的過程中,幾乎所有的老師同學對恒珠都是「笑容滿面」與「樂觀優秀」的印象,後來從「高雄女中」畢業,考上「中央警官學校」,一直到現在,都還有跟每個時期的同學.好友們保持聯繫,警官學校畢業後,面對分發的選擇,恒珠第一個選擇就是去她的故鄉-屏東服務。


也在屏東縣警察局服務的期間,認識了她的先生,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立法院長 蘇嘉全先生。從此,大家似乎就忘了她叫 洪恒珠,就開始叫她 蘇太太,然後媒體就開始給他貼上各種標籤,直到現在。這三十多年來,面對某些不友善的這些標籤、質疑與抹黑,你們曾聽過 洪恒珠為自己辯護過嗎? 真的是因為洪恒珠作賊心虛,所以不敢說嗎?


事實,才不是媒體說的那樣!!!


洪恒珠在屏東縣警察局服務的期間,經過嘉全於消防局任職的五姐夫介紹認識的。當時的恒珠是工作表現優秀的女警官,而當時的蘇嘉全也還沒有涉足政治圈,就是一般公司的職員,更何況嘉全的政治生涯也不是一路順遂,第一次選國代,除了高票落選還負債累累,那時長達數年看不到未來的負債期,帶著兩個孩子的恒珠,真有「攀附權貴」的成分存在嗎? 這樣的說法,對恒珠公平嗎? 從認識到結婚,恒珠為什麼會決定要嫁給嘉全最主要的理由,就只有一個,就是那時候恒珠的心中渴望一個「安穩的家」,而嘉全在屏東長治的大家庭,剛好完整了這一部分的期望;那時嘉全的五姐夫、嘉全的三哥、嘉全天天約恒珠去她家吃火鍋,那熱鬧的大家庭氣氛,現在回想起來都非常甜蜜。


走進政治家庭,真的不在洪恒珠的生涯規劃之中;但是既然選擇嫁給政治家,那有些「原則」就一定要遵守,政治這條路想要走的長久,有些事情就真的不能做,不然早晚一定會被有心人士給操弄,出身警察體系的洪恒珠怎麼可能不懂? 所以,洪恒珠和她的先生蘇嘉全都有這種共識,那樣的堅持幾乎是種「政治潔癖」,不過也因為她們家都有這樣堅持的原則,所以禁得起檢驗。訪問到洪恒珠本人時,她很驕傲的說著,如果服務地方的這些年來,如果她真的有一件像網路抹黑「紅包珠」類似的事情,除了接受法律的制裁,她也將永遠退出政壇!!!


公務人員的晉升本來就有屬於公務員的標準規範,怎麼可能為她一人「破例」。洪恒珠是考進「高雄女中」考進「中央警官學校」的,她本身能力就很優秀。從警官學校畢業後就是一線四星的警察巡官,轉任縣府公職後的表現也中規中矩,在蘇貞昌縣長任內晉升至戶政課課長,後來因她先生蘇嘉全當上屏東縣縣長後,因為社會觀感的因素,申請「降調」至麟洛戶政事務所當主任,又因為主任屬於主管職(有職權的),又有社會觀感因素,所以又調到屏東縣選委會當副總幹事。後來,因為公務員年資的關係,必須申請轉任,縣級單位已經沒有適合這年資的非主管職缺,於是洪恒珠只能申請轉調中央級別的公務單位;後來申請到屏東農科擔任「副主任(非主管職)」直到今日。那時洪恒珠的先生是蘇嘉全內政部長並非農委會主委,就當時的時空背景來說,農科只是長治鄉一角空曠土地上的鐵皮屋,毫無「規模」可言,平心而論農科當時開疆闢土的環境真不是高階公務員的第一選擇。


「在台灣,我們判斷事情,能不能只用一套相同的標準;不然怎麼解開陷入意識形態的爭執」,這是洪恒珠逐一說明網路上種種攻擊後的感慨。例如:2005年我開車出門辦事情時被搶劫,案子很快破案了。大家的焦點不是應該稱讚警察辦事效率高嗎? 當時我先生擔任內政部長,某種程度上算是警察的上司,內政部長的家人光天化日下被搶,這事情能不被認真對待嗎? 我們換位思考一下,今天被搶的人如果是「周美青(馬英九的太太)」「邵曉玲(胡自強的太太)」「蔡依珊(連勝文的太太)」媒體會這樣去報導嗎? 還是因為搶的人是我,所以我就該死? 那時,媒體輿論的焦點就是落在我的「二手賓士車」上,又是社會觀感不佳,退一萬步的說,我有賣二手車的朋友,賣我一台狀況很好的二手賓士車,我跟我媽媽住,我媽媽的身體狀況依法本來就可以申請一個「殘障車牌」,我就照著他們的建議去申請,還可以幫我省一點錢,這樣的作法有什麼錯誤嗎? 一般的家庭不都是過著這樣「能省則省」生活嗎? 我們沒有違法,不是申請很多的殘障車牌使用,我們家當時就這麼一台車,我也的確都用這台車載我媽媽去逛街看病,這樣很奇怪嗎?


用同樣標準,來看待同一件事情。洪恒珠繼續說明著網路上不友善的留言;2011年12月7日,洪恆珠又遭爆曾在宴會觀賞猛男艷舞。《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吳子嘉曾公開呼籲蘇嘉全應跟洪離婚,清楚切割以免影響選情。洪恒珠說:「我是受邀參加朋友的生日宴會。參加宴會的人員或是宴會主人所安排的娛興表演,我事前並不知情。我如果事先知情有這樣的表演節目,我不會參加的。」另外,值得說明的是類似這樣私人的聚會,能受邀的都是自己的好朋友,從流出的影片角度來看,把照片流出去中傷恒珠的一定是恒珠所認定的朋友,而這朋友一定知道事實不是像報導說的一樣,卻任憑媒體中傷她,這事讓恒珠最難過的地方。


以農舍的事件來說吧,這也是很多人不諒解洪恒珠的地方,洪恒珠說「休閒農場」「休閒民宿」這樣的概念,真的有這麼不堪嗎? 為什麼對媒體對這樣的做法這麼的反感? 以台北地區來說,新北市、宜蘭縣不也很多休閒農場、休閒民宿嗎…而這些民宿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很多都是游走在法律邊緣的。而我們家是「合法的」農舍,我知道我們的身分特殊,所以從申請到建造,符合一切農舍相關規定,我和我先生本來打算在此種種花草,退休養老。那時我女兒都在讀書,媽媽也住一起,因為媽媽住我家,所以假日親友們都會來看媽媽,這真的是一段非常快樂的時光;在一般人的眼裡,那棟位於長治鄉邊的農舍,那棟漂亮的農舍,連土地包含建築成本,它的總價值大約在1200萬左右,我跟我先生這20多年來都有工作,是完全可以負擔建造這房子的所有開銷的。後來,扯上政治,扯上選舉,又因為社會觀感不佳,到最後要把我的家給捐出去,那時我有多麼的不捨,我和我女兒都哭了。用同樣標準,來看待同一件事情,一樣是農舍事件,社會大眾是可以接受「某候選人在雲林擁有非法農舍(價值5000多萬)」「可以明知道是違建要強制拆除的情況下,允許他把違法農舍賣給下一個人? 這符合常理嗎? 房子的買家明知到這房子是違建,還急著要? 急著買來給縣政府拆,這不會覺得怪怪的嗎?」從農舍事件,我們繼續延伸,「我們先不追究一個19年都沒有工作在家待業的庶民家庭,如何會擁有一棟價值超過5000萬的房子,我們知道這庶民還會嘗試去台北購買7200萬的房子。台肥還願意貸款1400萬給這樣一個平凡老百姓?一般的民眾想要貸款,別說沒工作,只要是沒有穩定工作想去銀行貸款就會有問題,這不是常識嗎?還是我的邏輯判斷有問題嗎?」這樣的事件發生後「社會觀感」都沒什麼問題...我問問各位,如果這件事情事發生在「洪恒珠.蘇嘉全的身上,社會輿論會怎麼對我們? 社會觀感又會是什麼?」


接著提到論文爭議這事件,洪恒珠問我「你看過我的EMBA論文嗎?」我搖搖頭,她又說「你有聽說過,有那一門專業研究的碩博士論文,指導教授沒有提出任何問題,一次就過的論文嗎? 應該沒有吧? 論文的製作過程中,與指導教授討論修正,這樣很奇怪嗎?而所有的碩博士生在找自己的指導教授時,不都是找自己的老師,還有鑽研自己擅長的科目;那時我擔任椰林文教基金會的董事長,椰林文就基金會從事的就是關懷屏東縣地方的文教工作,所以我的EMBA論文選的是關於文創類的專題,這樣有很奇怪嗎?可以檢討我的論文內容,可以發表看我論文的心得與感想,這都無可厚非,但是說我整篇論文出現30多個錯別字,就否定我的論文內容,和我的EMBA資格,這我真的無法接受。」


洪恒珠回憶,當時被抹黑時要出面反擊時,總被勸退「要以大局為重,忍耐一下,不要去回應那些問題,以免節外生枝。」一次兩次之後,不認識我的媒體與朋友就開始給我貼上不同的標籤,然而,網路上總結下來「2012年總統選舉,洪恒珠成為民進黨“蔡蘇配”(蔡英文蘇嘉全)最大負分」。下文是本篇維基上一個編寫者對洪恒珠的介紹,在未經查證下,認為這樣的內文算是「客觀」的嗎?


原文如下:

【原是屏東縣警察局女警。1998年蘇嘉全當縣長,洪恆珠就升到巡官;2004年內政部長時期,洪恆珠就當了屏東戶政主任;2007年蘇嘉全當農委會主委,洪恆珠更變成了屏東農技園區籌備處副主任。沒有農業生技背景,公務員九職等升到12職等。蘇當時承認曾打電話向園區籌備處主任丁杉龍“推薦”老婆,強調非“關說”。

2005年,洪恆珠開車被搶,車子是賓士車,被查出拿洪媽媽的名字領用殘障車牌,一年牌照稅省下15000。 蘇家在屏東長治鄉的農地,違法變成夜市。蘇嘉全的大嫂邱招菊,被拍到到夜市向攤販收了一百塊,裡頭40攤,收一次有4000,而且每周收。

2012年,洪恆珠中山大學EMBA碩士班畢業論文,寫文創,摘要宜蘭童玩節,International Children Toy Festiva,但正確名稱應該是International Childrens Folklore & Folkgame Festival,根本是寫錯,整篇超過30個錯誤,論文還是過。論文指導老師,是蘇嘉全當縣長時的文化局長洪萬隆

2012年總統選舉,洪恆珠成為民進黨“蔡蘇配”(蔡英文蘇嘉全)最大負分, 2011年12月7日,洪恆珠又遭爆曾在宴會觀賞猛男艷舞。《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吳子嘉曾公開呼籲蘇嘉全應跟洪離婚,清楚切割以免影響選情。

2019年10月17日,立法院長蘇嘉全之妻洪恆珠證實,將選在27日成立競總部並投入參戰。洪恆珠說,她會在競總成立當天,宣布退出民進黨。這次立委選舉,在屏東縣第一選區,民進黨現任立委鍾佳濱爭取連任,國民黨派出高雄市前社會局長、屏東市前市長葉壽山出征,一邊一國行動黨推出屏東縣議員潘長成之子潘偉龍參選;還有具有全國知名度的無黨籍屏東縣議員蔣月惠。】




2017年夏天,洪恒珠生了一場重病。那場重病,讓洪恒珠在生死關上來回了好幾趟,醫生說這種病很特殊,存活率不超過5%。洪恒珠回想當時的情況:「那時情況是真的危急,我神智不清的時候,我真以為我的人生就到此為止了。說到這場病,到後來還是要感謝我先生 蘇嘉全,如果不是他,我肯定過不了這一關。再次感謝義大醫院,感謝我的先生蘇嘉全把我救了回來。」


大病後的幾年,恒珠過著平靜的日子,新聞時事紛擾依舊,但是觀察的心情卻和之前不太一樣,拿著畫筆勾勒出花草靜物時,總是會不斷的想著。「應該是要我做點什麼」「我的餘生還能用什麼樣的方式,為屏東做點什麼…」然後,和幾個好友開始嘗試勾勒出屏東未來的樣子;從冒出參選的想法到實際投入前後並沒有多長的時間,主要是從徵詢各地好友的意見後,發現大家的回應都很熱情,更堅定了洪恒珠參選的決心。


既然下定了決心要參選,就要把「對屏東最好的政見提出來」「提出屏東民眾最想要的政見」;洪恒珠不只是要提出政見,還要讓政見具體可行,最後還要監督政府讓政見落實,例如:我們說要發展屏東的觀光,大家會問我們怎麼做? 我的政見就要說明落實的方法。我們說要讓年輕人買的起房子,大家會問我們怎麼做? 我的政見就要說明落實的方法。我們說要讓屏東的經濟發展(大家都賺錢),大家會問我們怎麼做? 我的政見就要說明落實的方法。一項一項具體可行的政見,洪恒珠用簡單易懂的「阿珠好料理」的方式呈現。


好料理1-修正年金改革:修正年金改革所得替代率之計算方式,並設4.5萬為最低發放金額。醫療、急難可向退撫基金申請低利貸款。

好料理2-屏北捷運網:用公共工程等基礎建設加速地方繁榮,用捷運串連屏北地區各鄉鎮,並連結左營高鐵、屏東車站與高捷大寮站倍增其經濟效益。

好料理3-榮總屏東分院增設兒童醫院:向中央建議修改榮總增設兒童醫院之條件,有利於增進偏鄉地區兒童醫療資源;讓屏東醫院增設 兒童急診門診。

好料理4-爭取警消工作安全與優退措施:提升警消配備、危勤加給、補助人壽險並檢討槍械使用條例;警消人員退休制度比照軍人。

好料理5-屏東市好好玩(1):爭取大型博物館、美術館設分館於屏東,增加文化底蘊,搭配屏東的山海景色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

好料理6-屏東市好好玩(2):於每年固定時間,舉辦大型節慶活動吸引觀光客,例如:阿猴城媽祖文化季、天公誕辰祈福活動、海豐-三山國王廟慶元宵、代天宮-五府千歲誕辰慶典…等等

好料理7-屏東市好好玩(3):打造屏東市成為花園城市;鼓勵並補助屏東市民參與美化街景的活動,公費美化並整修公有廢氣屋舍,變成公園綠地。

好料理8-屏東市好好玩(4):再造屏東機場成為屏東市新景點;硬體部分,包含建設空軍基地飛機博物館、跳傘模擬體驗營、運動公園。軟體部分包含舉板93軍人節特技飛機表演活動,讓紀念活動變成一個與民同歡的特色嘉年華。

好料理9-共構社會住宅,以租轉購:在三鐵共構轉運站旁,利用BOT招商,建構一個生活機能完善的社區住宅,其中30%之住戶以特惠住宅的方式進行販售,符合資格的承購者每個月租金將變成住宅的購買款項,租期滿20年後將變成房屋的所有人;此外,若承購者想搬離該住宅,之前所累積繳納的租金將會照固定比例返還給原承購者(此時租金轉換成另一種存錢的方式)。

好料理10-屏東好教育:每年編列預算鼓勵並補助學教舉辦短期遊學計畫,擴展不同的視野;以智能手環搭配學生識別系統,提升全方位的校園安全防護,遠離校園霸凌。

好料理11-長照屏東:爭取老人年金提升至每月1萬元,增加社區關懷據點服務天數,提升關懷據點服務內容,讓銀髮族的生活更多彩。

好料理12-農地變觀光新措施:打造台灣花果觀光新樂園,將縣內的青農、小農輔導建構成各具特色的農業觀賞區,輔導農民種植多樣性的蔬果並導入觀光農業的營銷模式,讓觀光客用更多元的方式了解屏東這土地,促進農村發展。



2019年10月27日,立法院長蘇嘉全之妻洪恒珠宣布退出民進黨。洪恒珠立委競總部成立正式投入2020年中國民國第10屆立法委員選舉。立委選區為「屏東縣第一選區(屏東市、麟洛、內埔、長治、高樹、鹽埔、里港、九如)」


2019年11月12日,蔡英文總統致電洪恒珠,除了肯定洪恒珠的政見與用心外,並表示同為屏東子弟絕對會認真照顧好屏東。洪恒珠深受感動,宣布退選。



學歷[編輯]

經歷[編輯]

  • 農委會屏東農業生物技術園區籌備處副主任
    主任:丁杉龍
  • 屏東縣選舉委員會副總幹事
  • 麟洛戶政事務所主任
  • 屏東縣政府戶政課長
  • 屏東縣警察局巡官


外部連結[編輯]